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廢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 正文 第698章 陛下的仁慈

正文 第698章 陛下的仁慈

    “陛下,你這就是不講理了。妃嬪怎么就變成香膏了?她們是人啊,能給你生兒育女的!

    “但在朕看來,她們沒有任何區別。而且朕已經有元二了,還有一個大娃兒,不需要再有更多的孩子!

    “……嗯?陛下不想要孩子了?”葉清晏被被他的話,帶跑了神兒。

    蕭長綦道:“對,兩個就足夠了!

    “好吧……等等,話歸正傳,如果陛下能同意的話,臣妾,臣妾想讓宮里的妃嬪離宮。終究人是活的”

    “不可能,這是祖制,代表著皇威。朕不能因為十幾個女人,說改就改了。朕可以停選秀女,是朕自己的事,但是廢除后宮,則關系到前朝,是需要前朝臣工六成以上的人眾同意才行。姣姣覺得,他們會同意嗎?那些言官,還有朝廷里的大臣,能煩死朕!

    “……”葉清晏默然。

    “還有這些妃嬪,她們出宮以后的下場,你覺得有比宮里好嗎?她們的母族誰會接納她們。朕可以答應姣姣不再往后宮里添人,但是讓她們離開,才是對她們的麻木不仁。

    姣姣可知柳天心到了薊州城后經歷了什么?寧宇立刻請調前往了奉州城,駐守邊城。和金國大戰的時候,沖鋒陷陣第一個的就是他,他不想活著。并非是畏懼朕,而是畏懼皇權。朕是手握了皇權,暫時控制了它,但朕并不是它!它的決定,并非全是朕的意志,姣姣可能明白?”

    蕭長綦在軍議司和幾位大臣商議國事,都沒有說這么多的話,跟葉清晏卻解釋了一大堆。

    葉清晏聽罷,好一會兒才動了,卻是把放在榻幾上的元二喝剩的水,端起來遞給蕭長綦,“陛下潤潤喉!

    蕭長綦沒有拒絕,一口氣喝光了。

    葉清晏道:“你兒子喝剩下的,里面還有他的哈喇子!

    蕭長綦:“……”

    葉清晏竊竊笑了,但很快笑容又收斂,“臣妾猶如醍醐灌頂,徹底的明白了。也請陛下謹遵自己的金口玉言,不許再往后宮里添人。否則,臣妾就……臣妾就跟師父走了哦!

    不是她想走,而是白梟真的會帶走她。那也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狠起來更是魔王一樣,讓人提起他的名字,都恨不得躲開。

    “朕不會讓你離開,更不會給師父任何機會帶走你!笔掗L綦眼中全然執著鄭重。

    葉清晏看著他懷中開始打哈欠的小人兒,再看看蕭長綦,“好,臣妾也不會的!

    “嗯,一言為定!笔掗L綦把元二給她,“姣姣陪他再睡一會兒,朕還有幾本奏章,批完了就過來!

    葉清晏張開胳膊接住了小人兒,“陛下辛苦了!

    蕭長綦把小人兒給她,趁她接孩子的時候,一把又摟抱住了她,聞著她身上的溫香味道:“對朕來說,后宮只是關系前朝的工具,朕的女人只有你,也只是你。如果姣姣可憐她們,就讓她們在后宮里養老,或難免發生意外,也不必太放在心上。因為前面有更多的事等著你,沒那么多的時間讓你對一個已經死了的妃嬪憫懷難安!

    葉清晏愣住了。

    直到蕭長綦離開她都沒有回過神,愣愣的看著門口,耳邊是懷中的小人兒,已經睡熟的輕酣。

    ……

    麗嬪的棺槨和雪貴妃的衣冠棺槨,下葬的那一天,天晴了。

    烈日炎炎,像是要把前些日子下的雨都曬干了,也熱的人心浮氣躁。

    兩個妃嬪的棺木,前后運往了皇陵。

    對于雪貴妃,蕭長綦這次很隆重又正大光明的定了她死。以后姬雪再出現,哪怕她說自己就是雪貴妃,也沒有人會承認,只當她是一個和雪貴妃長得一樣的女人。

    黎國的皇帝,現在是劉瀛了。他和姬雪,是師兄妹的關系,不過也知道姬雪都干了什么混賬事,甚至現在還跑去了西狄皇宮里鬧刺兒,算是徹底懶得管她了。所以對于‘雪貴妃’的死,也沒有什么反應,倒是讓使臣送了信來,很是安慰了蕭長綦一番,讓他節哀順變……

    葉清晏至此,也放下了對姬雪的在意。一個明明活著的人,他卻當她死了,甚至還準備了葬禮,那她便是徹底的死了,從他的心里。就怕有的人,就算是死了,還活在那個人的心中,那才是永生。

    葉清晏讓人把麗嬪所有的遺物,都陪葬進了她的棺木之中……希望她到了那邊,繼續用吧。

    翊和宮里的宮人,也都送去了皇陵,給麗嬪守靈十年,期間有逃跑者殺無赦。

    至于那具枯骨,被慎刑司的人查來查去,也沒有個頭緒。

    敏英三公主也沒有再入宮里來,方太妃更是臥病不起,說是神識糊涂,話也說不清楚。

    葉清晏越來越覺得這件事蹊蹺……特別是那具白骨,生前是一個產婦,剛生了孩子就死了。宮里的產婦,那往往事關皇嗣,也就和蕭長綦有關系了,因為那具白骨很可能是他一個不知名的‘兄弟姐妹’的生母。

    “熱死了,熱死了!比~清晏拿著扇子,嘩啦呼啦的的呼扇著。

    春雨和靜琳一起幫她扇風,都沒能讓她覺得涼快。

    “怎么就這么熱呢,你們不覺得熱嗎?”葉清晏瞧著臉龐和額頭都干干凈凈清清爽爽的春雨和靜琳,心里著實是羨慕。

    靜琳回道:“娘娘,你越想著熱就越熱。要不您想象一下這里不是京城,而是薊州之北的雪原,感覺是不是能好一些?”

    雪原?確實是很冷!

    葉清晏假設了下,不過很快又放棄了,因為天氣依然熱的很。

    王盛匆匆進了殿內,跪地回稟,“娘娘,麗嬪和雪貴妃的棺木都已經順利下葬!

    “嗯,王總管快起來吧!比~清晏抬抬手,見他腦門上也是大汗淋漓的,便道:“春雨,賞王總管一碗冰鎮青梅綠豆湯!

    春雨讓一個小宮女給王盛盛湯。

    王盛忙又跪地感謝,“謝皇后娘娘恩典!

    “快喝吧!比~清晏說著話,手里的扇子都沒有停過。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