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毒妃要爬墻,邪王追斷腿 > 正文 第141章 怎么就不道德了,這可是積德,懂不?

正文 第141章 怎么就不道德了,這可是積德,懂不?

    “你,你就得死……”</p>

    女人像是被無形的手掐住脖子似的,一時間喘不過氣來,竟然暈了過去。</p>

    韓若青蹲下來探探鼻息,掏出幾兩銀子回頭朝皇甫府上送她出來的幾個家丁道:“來個幫手,把人送到醫館去!</p>

    幾個家丁上前扛著女人往前走。</p>

    醫館。</p>

    今天韓若青的美顏協會加入的人是更加多了,藍月和香草帶著一眾人忙的不可開交,閻天吉按著藥方子配藥分藥收錢也是沒停過,差點就手抽筋,要不是后來沈溫良來幫他收錢記賬,他覺得自己要暈過去。</p>

    “神醫來了!神醫來了!”</p>

    有人眼尖一下就看到了韓若青,立即高聲尖叫起來。</p>

    韓若青摸了摸自己的山羊小胡子,擺擺手:“諸位不要激動,有任何的問題都咨詢閻大夫!</p>

    閻天吉趕緊走過去把她拽到一側,壓低聲音道:“你這是搞什么啊,突然就來了這么大陣仗,忙的我們都要瘋掉了!”</p>

    “怎么了,讓你有錢賺還不愿意?”韓若青鄙夷的伸手戳了戳他的眉心,“再說了,要做我的徒弟,這點兒忙你就吃不消了,那我要你何用!”</p>

    “不不不,我沒有吃不消,我就是隨便說一下!</p>

    閻天吉趕緊做了個封嘴的姿勢。</p>

    汪汪。</p>

    小奶狗一直蹲在一側做監工。</p>

    暫時沒有人中飽私囊!</p>

    韓若青點點頭,還不錯,她抬頭看了看,沈溫良也朝她點了點頭,看來他那日對李暮坤的殺意現在也是隱藏下來了。</p>

    不要沖動就好。</p>

    韓若青進了內室,閻天吉趕緊朝激動的人群道:“神醫與我還有事談論,大家不要激動啊,今天神醫給寫的方子都在這邊,我們會按著方子配藥的,你們放心,只要是入會登記好的,都會對癥下.藥的!”</p>

    說著,閻天吉交代好了藥童,也跟了進去,將門關上:“你這帶來的是什么人?”</p>

    閻天吉的視線不由得落到躺在藤椅上的女人身上,有些納悶。</p>

    韓若青給女人診了脈,半晌才道:“我剛才去皇甫越家出診,出來就遇上這女人,她拉著我說要是我給皇甫夫人診治治好了她的病我就得死,我想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誰知道她就暈倒在我腳下了,哎,作為醫者,豈能見死不救呢?是吧?”</p>

    閻天吉噎了下:“你去皇甫越家救人了?你……你連皇甫夫人的病也能治好?”</p>

    他可是聽聞皇甫夫人已經接二連三的找了不下十個名醫來診治了,可沒有一個能有辦法。</p>

    韓若青淡淡的道:“治好不難,難的是保住她腹中那塊肉,畢竟她底子就很難有孕,服食禁藥強行受孕,生出來的也是個有問題的娃,反正先把她命救了,到時候生不出來就找個沒人要的孩子代替一下就完了,你們這些人怎么這么不知道變通?”</p>

    閻天吉就像是被一道悶雷砸了一個晴天霹靂,怔怔的看向她:“王妃,你……你這么做不是騙人嗎?這……這會不會不道德啊!</p>

    “怎么就不道德了,這樣一來,我能救她性命,二來還能替堂子里那些沒人要的孩子尋個富貴人家找個父親母親疼愛,這可是積德,懂不?”</p>

    韓若青翻了個白眼,她手里的銀針扎進女人的肌膚里,捻動了下,女人發出一聲嚶嚀聲。</p>

    閻天吉嘴角抽了抽:“你。你厲害!”</p>

    “謝謝!</p>

    韓若青回頭看著他笑了笑,手里的銀針更是捻動的飛快。</p>

    不多時,女人緩緩的睜眼,剛才在皇甫府門口的激動情緒已經沒有了,她吃力的撐著嬸子坐起來,打量了韓若青片刻,才反應過來道:“你,你是那個給皇甫家看診的大夫?是你救了我?”</p>

    “是!表n若青點點頭,“你顱內有積血,應該是早前遭過撞擊,所以若是你太過情緒激動就會抽搐暈倒,這情況越發的會惡化,到時候你會有性命之憂!</p>

    女人怔了怔,雖然她聽不懂什么是顱內積血,但是后面說的癥狀確實是對的,她嘆口氣:“死了就死了吧,我女兒被皇甫越糟蹋成這樣,連官府老爺也不管,還說我是碰瓷兒的,狠狠的打了我五十個板子,若不是想給我女兒討回一個公道,我早就一頭撞死了,活著根本就沒有意思!”</p>

    韓若青和閻天吉互看了一眼,閻天吉忍不住道:“你說皇甫越禍害了你女兒?可皇甫越向來與他夫人鶼鰈情深的,這不是眾人皆知嗎,為何……”</p>

    “這些都是胡說的!他就是個人面獸心的家伙!咳咳咳咳……”</p>

    女人連連的咳嗽。</p>

    韓若青勸道:“你不要太激動,好好想想把事情說清楚,如果是真的,這個仇我能幫你報!</p>

    “你,你能幫我?”</p>

    女人一臉的不敢置信,“皇甫越這么有錢,官府老爺都被他買通了,你不過是個大夫,縱然是醫術高明,但,但如何能幫我?”</p>

    韓若青懶懶的靠在椅背上:“我如何能幫你,這你就不要管了,不過你要是真的想伸冤,那你把冤屈先告訴我,這我才好判斷到底要不要幫你,如何幫你!</p>

    女人審視了韓若青片刻,掙扎著起身在要下床跪下。</p>

    韓若青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免了,該說的趕緊說,我時間寶貴!</p>

    哎,看這女人穿著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富貴人家,也不知道該不該收點診金?</p>

    韓若青心里嘀咕著。</p>

    女人沉默了好半天這才開口:“我是個寡婦,與我女兒相依為命二十年,半年前,我們母女倆去城外的寺廟上香,女兒偶遇了去給夫人求簽的皇甫越,當時我們都不知道這就是大名鼎鼎富可敵國的商人皇甫越,他也沒說自己的身份,只說自己是個過路要進京投奔親戚的窮書生。</p>

    我們母女倆可憐他,讓他住在自己家,一來二去,他與我閨女生了情意,還拜了天地,之后我閨女懷了孩子,七個月之時,他給我閨女燉了一只雞,說是養身體,我閨女吃了后腹痛難忍,我著急的出去找大夫,卻因為著急沒帶銀兩又折返回來拿,我親眼看到,看到……他竟然……”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