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八零年代個體戶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和好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和好

    “我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就擔心她會報復你,沒想到正好碰上了!苯鉀Q了主任的事兒,向南才將事情的經過告訴陳月珍。

    孟慶哲站在旁邊,將手插進口袋里,一副明明緊張卻又故作淡然的樣子如數落進了陳月珍的眼里。

    “就知道你會圖省事走近路,以后白天也不準一個人走小路,不是每一次遇到危險都有人能及時出現的!

    向南看了一眼孟慶哲,覺得莫名有些落敗感。剛剛要不是因為他了解陳月珍的性子,也不會這么快就找到她,阻止了危險的發生。

    比起來,自己跟陳月珍相處的時間,還是太短了些。

    “對了,你們兩個人怎么會在一起?”陳月珍被孟慶哲責難的時候,突然間想起了這件事,只是剛剛情況太亂沒空顧及到。

    話音剛落,向南就打斷了陳月珍的質問,他的笑容有些僵硬,“我想起來車隊還有事兒呢,我得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欸... ...”

    陳月珍還沒清楚,本想叫住向南。誰知道孟慶哲一把抓住了她,反手將她按在了派出所門口的墻上。

    “陳月珍,你連說句軟話都不會嗎,一定要我低聲下氣你才舒服?”經過的人投來異樣的目光,畢竟在那種年代很少見到男女在街上這樣動作親密的。

    陳月珍心頭一緊,一把推開了孟慶哲,灼熱的鼻息瞬間散開,稀薄的空氣才漸漸恢復了暢快。

    “我沒做錯事情,就要被人發脾氣,轉過頭卻還要主動說軟話,憑什么?”陳月珍有的時候,理智的過了頭。

    不過她說的話字字句句都充滿了道理,叫孟慶哲無言以對。

    “我真是敗給你了!”

    孟慶哲舉手作出一副投降的姿勢,嘴角輕抿,“好,我跟你道歉。那天是我太沖動了,我不該不相信你,也不該跟你發脾氣,是我不對!

    “所以,心胸寬廣的陳月珍小姐,你愿意原諒我了嗎?”

    陳月珍白了孟慶哲一眼,過了這么久,氣也消的差不多了?勺焐蠀s不饒人,話里話外是狠狠的報復了孟慶哲一把。

    “首先,我可不是什么心胸寬廣的人,我小氣的很,不過比起你倒是還強一點兒!

    “其次,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油嘴滑舌了!”

    孟慶哲苦笑著,對待陳月珍他是怎么都狠不起來,到頭來認了慫,也只能好面子的往奶奶身上推。

    “奶奶說想你了,叫你去家里吃飯!

    “你就沒有一點新鮮的借口嗎?”

    陳月珍故意不給孟慶哲臺階,揚著下巴故作正經的說道,“既然是奶奶想我了,那我就改天約奶奶單獨出來見面,你不過是個傳話的,到時候別跟著來!”

    “陳月珍,你故意的是不是!”孟慶哲急了,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纱竽腥,怎么好意思直接說,其實比起奶奶,自己才是那個更想她的人呢。

    陳月珍站了上風,露出了勝利的笑容。自己可不能白白吃了委屈,憋悶了大半個月,這點折磨算是輕了。

    后來,陳月珍又問起了關于孟慶哲為什么會跟向南一同出現的事情。

    孟慶哲云淡風輕的將事情搪塞了過去,他沒有告訴陳月珍,向南專程找自己解釋那天在宿舍里的事情全都是一個誤會,包括廠里的流言蜚語。

    只是正說話的功夫,聽說了主任逃跑的事情,所以兩個人才一起過來找陳月珍。

    向南是個聰明的人,他早就看出了陳月珍和孟慶哲之間并非一兩句話就能形容清楚的關系,還有那次試探中陳月珍故作冷靜的輕描淡寫,都恰恰說明了她在掩飾心中的在意。

    男人若是敏銳起來,遠比女人還要厲害。

    所以最后,向南還是決定親自找孟慶哲解釋一番,為了沒有讓事情變得更加奇怪。向南將小柳推出來做了自己的擋箭牌,他告訴孟慶哲小柳是自己暗戀的人。這才叫孟慶哲徹底對他放了心。

    只是整件事里小柳莫名其妙的成了最無辜的那一個,向南也覺得抱歉,可眼下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送陳月珍回家的時候,孟慶哲再一次跟陳月珍道了歉,順嘴感嘆了一句,“原來向南喜歡你們廠里出事兒的那個小姑娘,叫什么小柳的那個... ...”

    孟慶哲心中像是松了口氣似的,不同于張世軍,向南總是給他一種莫名的威脅?芍涝瓉硭缇托挠兴鶎僦,才覺得自己的擔心有多無聊。

    陳月珍倒是一愣,“你說向南喜歡小柳?他親口告訴你的?”

    “是啊,他親口說的!

    孟慶哲理所應當的點了點頭,沒有注意到陳月珍細起了微變化的表情。

    向南親口告訴孟慶哲自己喜歡小柳,陳月珍總覺得這件事很奇怪。之前自己一直撮合他跟小柳的時候,向南死活不同意,怎么這會兒又變了卦,還跟一個關系寡淡的人故意提起。

    不過別人感情的事兒陳月珍始終不愿意多問,這一篇兒也就輕輕揭了過去,沒人再提起過。

    誤會解開之后,廠里的人都對陳月珍改變了態度,甚至比之前還要好。大家心里也弄清楚了,所以覺得陳月珍吃了啞巴虧,委屈的很。

    再加上這件誤會發生之前,陳月珍的人緣就特別的好,所以事情過去的也快。不少當時反應過分的人,也都親自來找陳月珍道了歉,說自己也是被人蒙蔽了。

    大約有些人是真的覺得抱歉,但也不乏有些人是不想得罪陳月珍。畢竟在這種國營的工廠里頭,隨風倒的墻頭草隨處可見,保全自己罷了,無可厚非。

    所以,陳月珍也沒有追究,心中很是釋然。人情冷暖而已,她比誰都有發言權,比誰看的都要透徹。

    主任被定了罪,所以職位自然就空缺了下來。那個時候,向來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想要上位也是難上加難。

    說白了,你上頭的人不走,你就永無出頭之日。那是那個年代的職場法則,有能力也要耗得起才行。

    這次有了機會,再加上大家覺得對不起陳月珍,所以在小凡的慫恿和帶動下,大家一致跟上頭推舉陳月珍當選主任一職。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