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國民男神他又綠了 > 正文 001 這仇結定了!

正文 001 這仇結定了!

    六月的安城,烈日當空。

    環球中心外有一群發傳單的年輕人。

    其中有個樣貌十分惹眼的女孩子。

    在一眾穿著普通員工服的人里,她只是隨意綁了個馬尾,也勾了許多人的目光。

    有句話是——男人不是喜歡素顏的姑娘,而是喜歡素顏也好看的姑娘。

    恰好,楚琬長成了99.9%的男人喜歡的模樣。

    楚琬不耐煩地拿著宣傳單給自己扇風,此刻的她恨不得像狗一樣伸出舌頭來涼快。

    她覺得自己是腦子抽了,才會答應閨蜜來頂班。

    別人都在努力地和路人交流:“小姐姐,你看看這促銷活動吧!

    而楚琬則是……

    “小姐姐,我能要一張傳單嗎?”

    楚琬抬眼,遞出了兩張傳單。

    那人還是不肯走:“小姐姐,我能要你的WeChat嗎?”

    楚琬:“……”

    總算等到了閨蜜,她脫下肥大的員工服,往閨蜜身上一套。

    她爽快地揮手告別:“小伙汁,好好干,你爹我先撤了。拜!”

    她一分鐘也不想多待了。

    她歡脫地往環球中心里邊走。

    嘴里念念叨叨:“我是一個保安,愛吃小熊餅干。上班只為下班,喜歡業主小丹。帶給業主溫暖,業主罵我腦癱。手持保安三件套,指揮小偷把車盜……”

    熱夏的氣場太強,還是空調房舒坦。

    楚琬還沒舒坦一分鐘……

    系統:【仙仙,出門右轉,有一個可憐的“被綠人”,需要你救救他呢!

    楚琬:……

    怕什么來什么。

    這世界上誰會相信一個正常的活潑可愛的姑娘的腦子里有一個“綠帽”系統?

    說出去的話,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會被關進精神病院的。

    這個系統能鑒別人頭頂上是否有綠帽,而楚琬存在的意義就是完美地解救那些被戴了綠帽子的人,把他們帶離一片“綠”海。

    話說作為一個母胎solo多年的哮天犬,楚琬不止一次懷疑系統是不是找錯人了。

    系統表示:既來之則安之嘛,不是誰都有機會擁有這么棒棒的一個系統呢。

    楚琬也不是沒想過擺脫這個綠帽系統。

    可惜這個自稱“芳草天”的系統揚言過——要么她死,要么她亡。而且它還要用她的尸體在她的墳頭上做爆米花。

    至于為什么叫“芳草天”,系統是這樣解釋的——它的原名是“芳草碧連天”,創造者是一個文青,但是它非常不滿意那個名字,因為它不要臉,所以就自作主張改名叫芳草天。

    楚琬認為,不就是不要碧(B)連(臉)嘛,說得這么文縐縐的干啥。

    系統說來就來:【仙仙,你再嘲諷我的名字,我就讓你放眼望去全是綠!

    楚琬:甘霖娘。

    剛走出大廳,跨出右轉的那一小步的時候,楚琬看見了一個人物立牌。

    她瞇起眼睛,喲呵,不是冤家不聚頭,這沙雕的背影照,可不就是那個憨批作者嗎?

    歸寧,這個名字就很娘娘腔的作者,根據度娘百科,這個作者很喜歡客串自己寫的劇本,只是……從來不露臉。

    楚琬認為,不露臉通常是因為長得太丑。

    也不知道閨蜜尹姝為什么會成為一個丑八怪娘娘腔的“媽媽粉”。

    她討厭這人的理由很簡單。

    要不是幾個月前幫閨蜜轉了那個歸寧發布的抽獎圍脖,她又恰好中了獎,這個破系統怎么會從快遞箱子里鉆出來和自己糾纏不休呢!

    不遠處的阮之寧打了個噴嚏,他摸了摸耳根子,思考著誰在想他。

    楚琬抬腿,狠狠一踹,正中人物的屁股。

    立牌倒了。

    楚琬飛快地跑掉。

    系統:【你怎么還在記仇啊!

    楚琬:要不是他,我能和你綁在一起嗎?

    系統:【哎呀,就算沒有他,我也會和你相親親,相愛愛的!

    楚琬:嘔。

    系統:【看見那個文藝小青年了嗎?那才是你要找的人!

    楚琬抬眼一看,這精神小伙的頭上正冒綠光呢。

    想必他女朋友正在青青草原上騎著喜羊羊馳騁呢。

    她從自動販賣機里買了兩罐雪碧,走向了小伙子。

    “嘿,老鐵,整一罐不?”

    小伙子愣了一下:“整……”

    “你看這罐子是啥色的?”

    小伙老老實實地答:“綠色!

    沒有人會拒絕一個主動搭訕的美女,哪怕有被騙的可能。

    楚琬扯掉拉環,灌下一大口,說:“大兄弟,嫂子是不是去做頭發了,讓你一個人來逛環球中心?”

    小伙的臉上抽抽,一時語塞:“……”

    盡管他覺著這個女孩子說話神神叨叨,但他對“做頭發”這個?墒鞘斓煤,他當即打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女朋友。

    電話那頭:“嗯,親愛的,我在……嗯,我在跑步呢!

    小伙的臉色不大好看了。

    “拜!”

    楚琬見勢不對,趕緊溜。

    系統:【你越來越直截了當了,就不怕別人給你一刀!

    楚琬:這是你給我找出來的事兒,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輪到系統沉默了。

    楚琬再度路過人物立牌之時,發現立牌又被人扶了起來,她一拳打中了人物的腰,立牌倒下。

    她沒想到會被人抓包。

    那個人蹲在立牌后捧著手機,神情古怪地望著她。

    楚琬卻在想,這人長得不差,就是那一撮頭發太煞風景。

    那撮頭發應該被稱為“呆毛”吧。

    哎?這人……

    好綠。

    熟悉的鈴聲響起,她瞥一眼屏幕,看起來,房東太太又來催租了。

    楚琬皺眉,接起電話:“何阿姨,我明天就把錢打給你!

    何晴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不一樣,隱隱透著興奮:“琬琬,阿姨給你找了個合租的對象,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每個月要給我那么多的房租了!

    楚琬:“……”

    何晴又說:“他最近兩天就會搬來,你把樓下收拾收拾,別讓人看一女孩子的笑話!

    楚琬:“好!

    有人來分攤房租了,楚琬松了一口氣。只是這何阿姨的語氣怪怪的,什么叫“別讓人看一女孩子的笑話?”

    手機里傳來忙音。

    楚琬沒繼續深想。

    而那個頭上很綠的人已經不見了。

    【——記仇日記——】天氣:滅霸晴

    今天的太陽比昨天前天大前天的還要大,但我知道,絕對不會比明天更大。至于這該死的天氣要對我這只可愛的小貓咪(嘔)做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在這普通的一天,一個人穿著普通的鞋,很普通地走在普通的街,看到了一個普通的立牌,那就是——我自己。

    我站在不遠處不經意地瞟了一眼。這個女人要對我的立牌做什么!

    哦!我的九尾狐奶奶啊,她踹倒了它!我趕緊扶了起來。沒想到的是,她殺了一個回馬槍。

    我有些哽咽,這個女人是怎么了。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了。我要這個女人所有的資料!立刻!馬上!

    我回頭看了看,我既沒有經紀人,也沒有秘書。

    我知道生活很苦,但是始料未及的是這也太特么的苦了吧!于是我走進了便利店,想著生活很苦,冰淇淋很甜,可是沒有我想要的那一款冰淇淋……

    這仇結定了!

    ------題外話------

    新文求收,后面的小日記為男主心理活動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