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國民男神他又綠了 > 正文 002 用蘭花指砸門的男人

正文 002 用蘭花指砸門的男人

    昨夜下過一場大雨。

    今天又是艷陽高照。

    空調驟停。

    楚琬迷迷糊糊地坐起來,她搓揉著眼睛。

    停電了?

    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如果用玄學來解釋,那就是暴風雨來臨之前天會先黑沉下來。

    楚琬又倒了下去,像一條死魚。

    她回味著剛才的噩夢。

    夢里有閨蜜尹姝,有芳草天系統。

    然而,現實中也是有尹姝,有芳草天系統。

    她的雙手枕在腦后,長嘆息。

    ——“我的崽發了一個抽獎活動呢!你快來幫我轉發一下,那群女人太可怕了。情敵們在群里說二、三十個小號不夠看的,氣死老娘了!啊啊。。!”

    這是上上上個月尹姝對她說的話。

    ——“omg,一刀,這運氣逆天了!怎么我沒有中我崽崽的大禮包呢,嚶嚶嚶……”

    這是上上個月尹姝在電話里的哭訴。

    ——“一刀,你沒有在開玩笑吧?芳草天系統?天哪,怎么會有如此綠的玩意兒,我突然就想把我這玩意兒染成綠的了。說正經的,你可別懷疑我家崽崽,寧寧怎么會坑害粉絲呢?肯定是快遞小哥有問題!好了,我要去給我的崽打榜了!麻麻愛死崽崽了!

    這是上個月尹姝掛斷她電話之前說的最后一句話。

    打榜?聽聽這個詞多么老舊啊。

    楚琬嫌棄地“嘖”了一聲。

    依稀記得當年頂著殺馬特發型唱跳的年輕姑娘們在每周二會自發變成彩條條的電視機里拉票。

    還有黑白灰經典配色的背帶褲籃球少年微笑著講出自己的愛好。

    難道是時代退化,山頂洞人作為新新人類重新屹立在了潮流之巔?

    楚琬一想起從歸寧后援會寄來的大禮包就覺得頭疼。

    一摞書!

    一摞比人還高的書!

    在她將這一堆書送去廢品收購站的時候,掉出了一張書簽。

    她鬼使神差地撿起來了。

    于是……

    她和這個坑爹系統捆綁在了一起。

    系統:【仙仙,這是你第五百八十三次回憶我們的相遇,原來我們那么甜,那么有愛。我這顆來自七百年后的小心心莫名地甜了起來呢!

    楚琬:草泥馬。

    系統:【小孩子要有小孩子滴亞子,不闊以醬紫講臟話啦!

    楚琬:你是不是從“摸仙堡”來的?。

    系統:【系統屏蔽楚仙仙】

    “砰砰砰!

    粗暴的敲門聲響起。

    楚琬飛快地換了衣服,抓了抓蓬亂的頭發。

    開門的一瞬間。

    四目相對。

    門外那男人瘦瘦高高,正翹著蘭花指準備第二波敲門,不,是砸門。

    如果不是他砸門的動靜太大,怎能驚動躺在樓上的她?

    砸門的人多了去了,唯獨翹著蘭花指砸門的,楚琬第一次見。

    楚琬皺皺眉:“你是……”

    男人的嘴角一撇,粗著嗓子說:“哎喲喂,我當我boss找了個什么好地兒呢,沒想到就這么個爛地方,也不知道我boss怎么想的,這是人住的嗎?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豬圈吧……”

    楚琬捏起了拳頭,這個娘娘腔。

    蘭花指還在她的眼前晃蕩。

    她心生一種沖動——折斷他的手指。

    男人已經擠進了門,“哎喲喂,亂糟糟的,還沒收拾呢,何晴不是答應我要清場的嗎?這位阿姨,你有沒有在聽啊。這,這里,那,那里,都!得!掃!”

    男人瞎指了一通。

    “你誰?”楚琬心中的火氣騰了起來。

    男人用食指點在了自己的下巴上,上面還有少許青青的胡茬,看上去是因了起太晚而胡亂刮了一通。

    “我啊,我叫楊陽洋。我是我boss的貼身助理!

    他在“貼身”二字上特地加重了音。

    “噗嗤!背Τ隽寺,“羊羊羊?你怎么不叫羊冪?”

    “你可別亂說啊,大冪冪是我女神,我倒是想叫那個名,可是沒那個命啊!

    楚琬:“但你有病!

    楊陽洋嫌棄地看她一眼:“難道你就是何晴說的那個早就住進來的女租客?啊呀呀,可不得了了,還會罵人了,我為我boss之后的生活擔心極了呢!

    楚琬翻了個白眼:“你覺得我是不是那個女租客?”

    “是吧,只是看起來沒有我想象中的老!

    “……”

    這仇結定了!

    她一年輕貌美的姑娘,還沒大學畢業呢,怎么就老了!

    楊陽洋在桌子上摸了一把:“小阿姨,你快點兒打掃,我boss的東西馬上就要搬過來了!

    楚琬一攤手:“你這么能,你自己掃啊!

    她轉身去了衛生間,開始洗漱。

    楊陽洋打了個響指。

    涌進來一堆穿搬家公司制服的歐吉桑。

    等到楚琬端著一杯冷水出現在客廳之時,大大小小的箱子將客廳塞滿了。

    楊陽洋翹著蘭花指,輕輕碰了碰沙發上的那個箱子:“這是boss的內衣褲,可不能亂放,糟蹋了!

    而后,楚琬親眼見到了那個箱子裂開了。

    她趕緊捂住眼睛。

    然而她還是沒能逃過一條海綿寶寶小內內闖進她眼里的結局。

    “……”

    搬家公司又扛來了一堆奇怪的設備。

    楊陽洋嚷嚷著讓他們小心。

    楚琬盯著那些設備,咽了口唾沫,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羊冪,這些不會是……直播用的吧!

    楊陽洋睨她一眼:“算你識貨!

    “你boss是搞直播的?主播?”

    “偶爾!

    “什么板塊的?”

    楊陽洋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問這么清楚做什么,是不是私生飯!”

    “還私生飯呢,蝙蝠插毛,真當自己是個鳥兒!

    “又不是沒遇見過,現在這些年輕姑娘喲,可不矜持呢。連內衣褲都要偷,嘖嘖嘖!

    “嗯?這么野?原味?”

    楊陽洋的臉上出現了地鐵老爺爺看手機的表情。

    楚琬:“沒想到除了男的之外也有喜歡這種調調的……”

    她頭也不回地往樓上去了。

    她站在窗邊,撥通了尹姝的電話。

    尹姝還沒睡醒,說話軟軟糯糯的:“干哈?”

    楚琬:“我的樓下搬來了一個奇怪的租客!

    尹姝:“怎么奇怪了?”

    楚琬:“好像是個主播,而且是個被人偷過內衣褲的主播!

    尹姝不屑地說:“切,我家崽崽的襪子都被人偷過呢。被人偷內衣褲的主播算什么鳥兒?”

    楚琬坐到了畫板架子前,拿起鉛筆,順手往人像的頭發添了幾筆,畫出了一撮呆毛。

    “就這樣吧,我等下去看看那個鳥兒的助理把樓下折騰成什么樣了!

    她掛斷了電話。

    她并不知道楊陽洋接了一個長長的電話。

    阮之寧在那一頭掰著手指數著自己忘記帶走的東西。

    “咩咩,我的魔法棒你帶了沒?還有我床頭柜上那只長得很像你的柴犬布偶。沒拿就回去拿,對了,還有我的內衣褲一定不要亂丟,會生病的。什么!箱子破了!還被人看到了!私生飯?!不會吧,我特地選的地方呢。哎呀,你放心吧,好了就這樣吧。我去試鏡了!

    楊陽洋暫且舒了一口氣。

    Boss不介意就好。

    他又不得不感慨著,boss白瞎了那么一個好看的皮囊了,每次演戲都只拍背影,要是有一天boss拍正臉該多好啊,他倒賣boss的私人物品的生意就會更好!

    黃昏暮色,楚琬給人像畫添了一個漂亮的嘴唇。

    “這雙眼睛該怎么畫才好呢……”她叼著一支鉛筆喃喃道。

    【——記仇日記——】天氣:和昨天一樣曬。

    是在下低估了這個鬼天氣,更低估了那個缺了一根筋的羊咩咩。交代的事沒有一件能夠辦妥,沒交代的事倒是做的挺順溜。

    再過幾天就該發給他工資了。

    不出意外的話,他能夠月入上萬,但是他總是能夠出乎我的意料。我決定讓他猜猜他這個月的工資是多少。

    我想,他應該會覺得自己可以得到全額。他真是太機智了!想得美呢,我特么全留給自己,一分錢也不給他。沙雕玩意兒,喝西北風去吧。

    這仇結定了!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