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國民男神他又綠了 > 正文 003 你喜不喜歡我這個大兔崽汁

正文 003 你喜不喜歡我這個大兔崽汁

    楚琬扛著畫板,決定去天橋坐上一個晚上。

    她還是沒能想出一雙能配得上整張臉的眼睛。

    擺好小凳兒,她開始等待。

    像一只伺機而動的豺狼,她盯著每一個路人的眼睛,幻想著下一雙眼睛是她所需要的。

    “妞兒,橋下小酒館,喝幾杯不?”

    楚琬抬抬眼皮。

    這個穿著豆豆鞋的精神小伙頂著堪比大熊貓的黑眼圈,嘴角噙著一絲邪魅狂狷的笑,正在用兩個手指頭“勾引”她。

    楚琬兩指夾著一支削尖的鉛筆,漫不經心地說:“不了,與其邀請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孩子喝酒,不如先操心操心自己的女朋友吧,她好像正在和另一個男人跑步呢!

    精神小伙怔住了。

    系統懶洋洋地說:【我可沒給你派發任務!

    楚琬:可是你讓我看到了呼倫貝爾大草原。

    精神小伙不解地問:“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

    “印堂發綠,有點日怪!

    “……”

    沒人喜歡聽這種大實話。

    精神小伙覺著這姑娘無趣得很,走向了下一個目標對象。

    系統:【現代人的愛情,就是這么樸實無華且枯燥!

    楚琬:互相綠也是常態啦,你綠我一尺,我綠你一丈。

    系統:【這么通透?你就像一個七老八十的和尚在講經。說起來你做了那么多好事,你還沒問我討獎勵呢!

    獎勵?

    楚琬攥緊了筆,努力憋笑。

    系統:【你在笑什么?】

    楚琬:你該不會從綠帽系統變成了紅娘機構吧?你說的獎勵不就是給我定制一個完美男友嗎?

    系統:【對啊,你可以提一個小小的特征點了。注意,小小的!】

    楚琬用筆桿子敲了敲自己的畫:那好,我要一雙契合這幅畫的眼睛。

    系統不再吭聲。

    楚琬靠在玻璃欄桿上打盹。

    人來人往沒能影響她給自己圈起來的一方小小天地。

    阮之寧在天橋上徘徊。

    他捧著一個陶瓷娃娃。

    這個陶瓷娃娃本來是一對兒,被楊陽洋失手摔碎了一個,楊陽洋忍痛一個星期的工資抵了債。

    殊不知一對陶瓷娃娃價格不過百。

    阮之寧來這里的目的是找到那個賣陶瓷工藝品的小老頭,看看有沒有再湊一對的可能性。

    小老頭沒找到,他倒是找到了一只打瞌睡的母老虎。

    他認出了踢倒立牌的楚琬。

    阮之寧下意識地放輕了腳步,千萬別把母老虎驚醒了。

    “等等!”

    身后傳來一聲大喝。

    阮之寧虎軀一震。

    回眸一笑。

    “有什么事?”

    楚琬平靜地打量著他,這不就是昨兒個蹲在立牌后面的“綠人”嗎?那一撮呆毛,還有這個無辜的小表情……她是不會認錯的!

    怎么會不綠了?

    一天之內就認清現實,痛快分手了?

    楚琬怎么也想不明白。

    阮之寧的手機震動,他打開了微博,有一個頭像是小草莓的女孩子給他發了一條私信:老公,你最近都沒有發照片了啦,人家想你,么~

    一陣惡寒。

    楚琬瞪大了雙眼,又綠了又綠了!

    好綠好綠!

    阮之寧熄滅了手機屏幕,打了個哈欠:“怎么了?”

    “沒什么……”

    楚琬的心“咯噔”一下。

    阮之寧的眼尾一彎,一顆小虎牙若隱若現,他笑著說:“那就好,我以為你要帶我去橋下小酒館坐一坐呢!

    楚琬突然有了靈感。

    這不就是她要找的“眼睛”嗎?

    “你別動!背舐曊f道,生怕天橋上來來往往的人用紛紛雜雜腳步聲淹沒了她的聲音。

    阮之寧遲疑地挪了一下腳。

    “都叫你別動!”

    搞藝術的難免會有精神失常的。阮之寧如是想。

    他湊到了楚琬身邊,端詳著楚琬筆下的人像。

    那一撮奇怪的呆毛,真是煞風景。

    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嘿,原來他也有。突然就轉了個念頭,這呆毛可真好看。

    他饒有興味地問著楚琬:“美麗的小女孩,你喜歡蘋果汁,還是橙汁,又或者說……是我這個大兔崽汁?”

    楚琬頭也不抬:“我喜歡給你臉上來個大嘴巴汁!

    “……”

    阮之寧有了挫敗之感。

    不成,得扳回一局。

    “我給你當了model,怎么說你也得請我喝一杯蘋果汁吧?”

    “喝!

    楚琬的手捏著鉛筆在畫紙上快速移動,她可不能放走這雙現成的眼睛。

    阮之寧心生調侃之意:“萬一去了小酒館,你想要灌醉我呢……話說你酒量如何?”

    楚琬抿唇不答。

    阮之寧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眼前平移過去。

    “是一杯倒,還是一直喝?”

    楚琬一把握住了那根手指頭,狠狠地一折:“這么說吧,我家樓下那個收酒瓶子的老大爺都買了兩三套房了!

    “……”

    又一次深深的挫敗。

    阮之寧甩了甩發麻發痛的手。

    楚琬又補充道:“安城第一人民醫院,去骨科報我名!

    “能打折?”

    望著那雙眼底有無數小星星的明眸,楚琬出了神。

    下一秒,她恢復原狀,冷冰冰地說:“嗯,打骨折!

    “……”

    楚琬停下了畫筆。

    她慢騰騰地收拾作畫工具。

    阮之寧見狀,蹲下身來,視線與她齊平。

    “剛才說請我喝一杯蘋果汁的!

    “我有說過嗎?”

    楚琬在心底默念:我是一個殺手,沒有感情,也沒有cp,還喜歡鴿人,咕咕咕。

    阮之寧確實第一次見這么能耍賴的女孩子,說到底還是接觸的太少。

    他曾經是一個喜歡跳級的學生,從小到大沒幾個玩得長久的朋友。

    唯一一個和他相處了七年的人,還是一個男人。

    永遠不會有什么“七年之癢”的說法,對楊陽洋完全提不起興趣來。

    碰見了楚琬,是他意料之外。

    他正當興味盎然。

    “小姑娘,鴿人可不是一個好習慣,哪怕是蘋果醋你也得給我一瓶,作為我的酬勞!

    楚琬挑挑眉:“我請你喝風吧!

    “喝風?”

    “你站在這兒,張大嘴,風就能進你肚子里了!

    “……”阮之寧頓感頭疼,不,是頭禿,現在的女孩子都這么不好說話了嗎,是他拿不動刀了,還是這個女娃娃太飄了?

    “謝謝!背是禮貌地致謝。

    阮之寧拽住了她的畫架。

    他一本正經地問:“你是不是玩不起!”

    楚琬一本正經地答:“是!”

    【——記仇日記——】天氣:還是那個鬼天氣

    沒想到今天的仇是“白加黑”。

    有一種打開敵敵畏瓶子看見“開蓋有獎,再來一瓶”的酸爽感。

    昨天踢過我的立牌的那個女娃娃真是一塊鐵板,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才會去招惹這么一只母老虎?!

    我心里有一萬句貓貓皮,不知當記不當記。

    反正這仇是結定了!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