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國民男神他又綠了 > 正文 007 有人相愛,有人在夜里看海

正文 007 有人相愛,有人在夜里看海

    雖然楚琬覺得綠帽系統的葫蘆里多半是賣的耗子藥,還是“走過必聞,聞過必死”的耗子藥。

    但她還是硬著頭皮去做任務了。

    沒人愿意讓自己的身體被綠帽系統變成爆米花。

    楚琬大大方方地坐到了痘痘男的身邊。

    別人只當她有些不好意思,想找個角落玩手機。

    痘痘男叫朱文凱,他微微紅了臉往旁邊挪了約摸一個人的位置,“楚楚,隨便坐啊!

    楚琬隨意地靠在沙發上,語氣也如她姿勢一樣隨意:“相逢是緣嘛,要不,留個WeChat?”

    朱文凱怔住了零點零一秒。

    而后他想到了楚琬掀啤酒蓋的豪爽,他忽然“嘿嘿”一笑,從衣兜里掏出了手機:“要是江哥知道了,我今晚可是要跪榴蓮的!

    這么一聽,她自行腦補了一個犯了錯的男人被自家小媳婦拎著耳朵跪上榴蓮的場景。

    天哪,難道真是腐眼看人基嗎?

    楚琬喃喃道:“很gay、gay嘛!

    楚琬下意識地搖了搖頭,想要把這么可怕的畫面驅趕到腦子外面。

    朱文凱一面解鎖手機屏幕,一面將耳朵湊近了,以為是音樂太吵,自己沒能聽見楚琬說的話:“楚楚,你在說什么?我聽不大清!

    楚琬有些“做賊心虛”。

    當然,明面上,她還是那個最冷酷的崽,她一口否定自己剛才發出過聲音:“我沒說什么。你聽錯了!

    “噢……”朱文凱半信半疑。

    他摸摸發燙的耳垂,小心翼翼地遞出了手機:“是我掃你還是你掃我?”

    掃碼這種事,她是可以主動一點啦。

    她果斷地添加上了朱文凱。

    江皓蒞唱罷一曲,回頭望見楚琬和朱文凱正聊得“忘我”,時不時勾勾唇角的楚琬顯然沒有和他坐在一塊兒的時候那么拘束。

    他有些沮喪。

    其實不然,楚琬只是為了達成系統任務而“委曲求全”,對著屏幕一臉姨母笑也是因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而已。

    楚琬覺得有綠帽系統的人生就是如此的樸實無華且枯燥。

    要是沒有綠帽系統就只剩下了樸實無華。

    她并不需要枯燥。

    “好了!彼斎肓藗渥,霎時斂起了姨母笑。

    朱文凱正想說些什么,可一看江皓蒞走了過來,他不由自主地讓出了拐角處的位置。

    “江哥,坐!

    江皓蒞面無表情地坐下,聲音低沉:“楚琬,我……好像還沒有你的聯系方式!

    通常平靜的表象下有無數的暗流涌動。

    比如江同學此時的心就如同在打鼓,那個鼓槌和楚琬的一言一行綁在了一起。

    楚琬笑,他的心就顫了。

    楚琬抿唇不語,他的心把子就在使勁的晃,腦袋里就像有一個隨停隨走的站臺,來了一輛又一輛“呼哧呼哧”的滿載的客車,“嗖嗖”地下了乘客,尾氣一噴,揚長而去。亂糟糟的。

    楚琬稍稍一抬手,他整個人都快不行了,呼吸急促,心臟“砰砰”亂跳,耳根子發熱……

    種種跡象表明……

    他似乎害怕和楚琬有過多接觸。

    卻又想和她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沒有嗎?”楚琬一本正經地回答,“我的手機號沒有換啊!

    “……”江皓蒞默然。

    他不知道該夸楚琬正經還是該罵一句直來直去的直女。

    好在她沒有直接說出他發短信告白被拒的那事。

    更沒有提他組了這個局,借她的室友把她誆來這里的事。

    這些抹不去的污點。

    他輕嘆一口氣:“那個……我能掃一下你的碼嗎?”

    楚琬打開手機屏幕:“真是,早說嘛。此聯系方式非彼聯系方式!

    江皓蒞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強裝鎮定,添加好友。

    他別開臉,不敢直視楚琬的眼睛:“謝謝!

    楚琬低低地應了一聲:“嗯!

    她還得充滿藝術地提醒朱文凱頭頂一片青青草原呢。

    許韻儀本想湊過來打破角落里的僵局,奈何沉默中的江同學的氣場太大,她悄悄地沖楚琬拱拱手,表示——自求多福。

    楚琬一勾唇,小意思。

    朱文凱的消息提示音響起。

    ——楚琬:兄die,我有一件事想請教你一下。/大兵jpg.(頭戴綠帽的小人表情包)

    朱文凱有意無意地瞥一眼專心致志查看楚琬朋友圈的江皓蒞。

    難道說江哥有戲了……

    他清清喉嚨。

    ——朱文凱:請講請講。

    楚琬不知道自己這樣夠不夠“藝術”。

    ——楚琬:就是我認識一個人,不過他好像被綠了……我不知道怎么辦。/大兵jpg.

    朱文凱又瞟上了江皓蒞,這位學神還沒談戀愛呢,就被綠了?真是太可惜了。

    他沉重地搖了搖頭。

    ——朱文凱:這件事,還是讓他知道比較好。

    楚琬的手指在屏幕上飛快地點擊。

    ——楚琬:就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說啊。/大兵jpg.

    ——朱文凱:確實很傷腦筋。

    ——楚琬:所以我只能在和他聊天的時候默默地給他貼上綠頭盔小人的表情。

    ——楚琬:我覺得他應該會懂吧。

    朱文凱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地轉過臉,看著視線凝在屏幕上的楚琬。

    系統:【要是你把那張圖給出去,就更藝術了!

    楚琬:可能我的臉會被打到充滿藝術。

    系統:【試試!

    楚琬:敢情不是你的臉。

    楚琬狠下心來,選擇圖片,發送。

    朱文凱身子一顫。

    一頭撞向了放滿了酒瓶子的大圓桌。

    只聽得“砰”的一聲。

    眾人紛紛看向朱文凱。

    眉心的痘痘被磕破了。

    他用后槽牙咬開了一瓶啤酒,舉起:“喝!今晚不醉不歸!”

    江皓蒞不明所以,拉了拉他的衣角。

    朱文凱大手一拂,將江皓蒞的手拍回了原處,他略帶哭腔:“什么狗屁愛情,到最后什么都沒有!

    眾人秒懂。

    畢竟能看到他女朋友在朋友圈貼的那張圖的可不止楚琬一個人。

    他們只當是朱文凱分手了。

    應和道:“來,哥幾個走起!

    江皓蒞是在場唯一一個沒有沾一滴酒的人。

    他借口自己服用了頭孢,絕了那些想灌他酒的人的念頭。

    于是……

    有了朱文凱帶頭,這些人一個接一個地開始訴苦。

    一杯接一杯地干掉。

    終于,倒了好幾個,癱了一大堆。

    朱文凱抓著手機,偏偏倒倒地走出了B13房。

    江皓蒞立馬起身。

    楚琬觸到了他的手,往下一摁:“我去看看,你留下來照顧他們!

    江皓蒞會意,這一屋子歪七扭八的人呢,時不時地要扶人去廁所吐一場,留一個大姑娘在這里著實是看不住。

    楚琬也喝了不少,但大抵上還是清醒的。

    他說:“有事呼我!

    楚琬頷首。

    朱文凱一個屁股墩兒坐到了KTV大門前的臺階上,對著手機痛斥給他戴綠帽的女朋友。

    楚琬靠在門上,平而緩地呼吸著,她嗅到了自己身上若有似無的酒氣。

    今晚還是喝太多了。

    朱文凱如她所料,吐了一地。

    然后倒了。

    她上前一步,將朱文凱的頭偏到一邊,她從包里掏出紙巾,清理了朱文凱口鼻處的污穢物。

    順手撥出了“120”。

    等到救護車來帶走了朱文凱,她驀地覺得身子輕了。

    她慢慢地站起來,想要到路邊攔下一輛Taxi,沒想到的是——

    她的腳步虛浮,身體重心移到了身后,她挺直腰板,一個踉蹌,雙眼一黑。

    平地起飛。

    難道真要如綠帽系統所說,她有血光之災?

    “還沒到過年呢,就急著給我磕頭?”阮之寧戲謔地說著。

    【——記仇日記——】天氣:雨剛停

    有人相愛,有人在夜里看海,有人在遇到了一個女人之后timi(王者榮耀)十三連敗。

    要不是這場大雨,我怎么會被困在KTV外面打游戲?

    羊咩咩這個不靠譜的渣男,穿著我的衣服(可能),開著我的車(一定),拿著我發給他的錢去泡小美眉了。

    他竟然忘了他還有個可憐催的老板!

    好在,我又等到了歹毒女。

    我正想嘲諷她牛皮吹破了,明明就會醉,還敢吹自己能喝。

    沒想到的是——

    她吐到了我的身上。

    這個仇結定了!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