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國民男神他又綠了 > 正文 008 一條龍服務

正文 008 一條龍服務

    楚琬猛然抬起頭。

    “又是你啊!彼匆姺鲎∷氖直塾辛税唏g污漬,“謝謝!

    阮之寧褪下襯衣:“能從你的嘴里說出‘謝’這個字,真是不容易!

    楚琬以為會看到辣眼睛的光膀子男人。

    正準備閉眼。

    萬萬沒想到這人還穿了一件白色短T恤,真是不嫌熱得慌。

    楚琬接過阮之寧遞來的紙巾,抹了嘴角:“謝謝!”

    阮之寧:“哎喲,狗嘴里竟然可以吐出象牙!

    楚琬正色說道:“你張嘴!

    阮之寧咧開了嘴,露出一排白而整齊的牙齒。

    楚琬:“emmm……”

    阮之寧:“怎么?沒見過這么整齊的牙?羨慕嗎,死仔?”

    一連三個問號砸到了楚琬的頭上。

    或許小朋友會有很多問號,但是楚琬不一樣。

    楚琬冷漠地答:“看來狗也得分高低貴賤,不是所有的狗嘴里都有資格吐象牙!

    “……”

    挫敗且無力。

    楚琬探出手,想要抽走阮之寧手中的襯衣:“給我吧,我洗好后再寄給你!

    阮之寧一皺眉,手一橫,擋住了楚琬。

    他卷吧卷吧襯衣,順手丟進了街邊垃圾桶:“可以,但沒必要!

    楚琬也不客氣:“行,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阮之寧望了望夜幕,再看向黑漆漆的長街盡頭,鬼使神差地說了一句:“我送你!

    此話一出。

    兩人齊齊怔住。

    阮之寧在認真思考——怎么會說出這種話,太不符合他的氣質了。

    楚琬想著這人是不是想出了如何扳回一局的鬼點子。

    各懷心思。

    楚琬擺擺手:“不用了!

    腦袋昏昏沉沉的她當即編輯了一條消息發送給江皓蒞,表明自己已經在回家路上了。

    江皓蒞秒回。

    字里行間能感受到他的有心無力,想要送楚琬一程,奈何身負重任……

    楚琬倒不在意有沒有人送她回家,這等小事都辦不好,還怎么混?

    楚琬接到了室友許韻儀的電話,她翻來覆去地說著“路上小心”,還賭咒發誓說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楚琬很想敲著她的腦袋告訴她——我信你個鬼。

    **

    然而,這一路上跟在她身后的是個什么玩意兒?

    這個欠揍的男人究竟在盤算著什么?

    不會是……

    想要劫財……

    或者劫色……

    想到這里,楚琬冷不丁地打了一個寒顫,停下了腳步。

    被這人丟掉的襯衫好歹是某知名品牌的私人訂制。

    褲子也是同品牌的。

    奢侈啊。

    敗類啊。

    鋪張浪費啊。

    這種不正之風怎么就不能刮到她的臉上,狠狠地拍打她這張寫滿了“貧窮”的臉呢?

    且不忙著說這人的腐敗。

    就從這個人體面的程度來看,怎么想,也不會做出搶劫窮學生的事兒!

    劫色,這種事就不用她擔心了。這人長得人模狗樣的,哪能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更何況她從不認為自己這張臉能被有心人瞧上。

    楚琬小小地松了一口氣。

    阮之寧見她不往前走了,在她身后大概有一米遠的地方站穩了腳。

    他的眼尾彎彎,一顆小虎牙在楚琬的眼前一閃而過:“前面有鬼?”

    “我后面有鬼!

    “后面我給你攔著!比钪畬幉辉谝獾卣f,“話說鴿子妹妹,你也住在那邊嗎?”

    楚琬蹙額:“是的,在夜市附近!

    “巧了,我那也是!

    “在夜市的后面,那里新開了好幾家大排檔!

    “巧了,我那也是!

    楚琬咽了一口唾沫:“過橋,那一排……”

    阮之寧:“江景房……”

    兩人不約而同地說出了一個地:“萬春小區!

    又不約而同地沉默了:“……”

    楚琬想到一句話:不是冤家不聚頭。

    好了,這回冤家成了鄰居。

    她安慰自己,大不了下次見面裝不認識就好了,不就是裝啞巴,不懟這綠人嗎?好說好說。

    她看定阮之寧。

    路燈下的他,頭上沒有一點點綠。

    奇了怪了。

    時亮時不亮?

    接觸不良的250瓦大燈泡?

    這時候,阮之寧感覺到褲兜里一陣震動。

    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一劃。

    他禮貌地問候:“你好!

    在另一端的人可沒有這么禮貌且淡定:“啊啊啊,你是不是我老公寧寧……”

    聽這口氣像是通過不正當手段得到他電話號碼的狂熱粉絲。

    不確定的話……

    那就好辦了。

    阮之寧一臉嚴肅,操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對不起,您打錯了!

    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把控了開關,又突然響起了一聲“!,那個接觸不良的250瓦大燈泡亮了起來。

    楚琬只覺得自己的心神開始晃蕩。

    嘿,又綠了。

    這人真是時亮時不亮呢。

    電話那頭還在喋喋不休:“怎么會?我可是花了重金買來的……”

    阮之寧:“對不起,這位女士,您真的打錯了!

    “那你這里是……”

    阮之寧:“女士,這里是一條龍公司呢!

    “一條龍公司?”

    阮之寧:“對的,女士,我公司提供一條龍服務!

    “一條龍服務?什么服務?”

    阮之寧:“為什么你不問問什么是一條龍呢?”

    電話那頭順著他的話問:“那什么是一條龍?”

    阮之寧:“我就是那條龍!

    “……”對面沉默了半分鐘,爆了一句粗口,“傻缺。老娘的寧寧才不會是這種腦子銹爛了的垃圾!

    忙音響起。

    阮之寧長舒一口氣。

    想必這個帶著怒火的粉絲會去噴死賣給她電話號碼的那個人。

    楚琬猶豫著說:“你……”

    她好心地想要提醒他的呼倫貝爾大帽子。

    “快些走吧,別嘰嘰歪歪了。我真怕我這張臉被不法分子看上了。到那時候,我怕他招架不住!比钪畬幇瓮缺阕,隨后又頓住腳步,回眸一笑,“你說,我好看不好看?”

    不知道他哪根筋沒對。

    楚琬翻了個白眼:“好難看!

    阮之寧:“好看就是好看,難看就是難看,你說我好難看是幾個意思?”

    “字面意思!

    **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無數種巧合,而每個人都是被迫在老天爺安排的巧合里瘋狂撞車的話。

    楚琬覺得,老天爺一定是太偏愛她了。

    讓她一撞再撞。

    等到她撞得頭破血流還要在她傷口上撒鹽,噴酒精!

    斗宗強者,歹毒如斯。

    阮之寧站在她的大門前,用鑰匙,開了她的門。

    Wtf?!

    【——記仇日記——】天氣:老樣子

    黑夜給了人們黑色的眼睛,但是那只鴿子總是用這雙黑色的眼睛對我翻白眼。

    而且,老天爺一定是和我開了一個像他本人一樣大的玩笑。

    噢,我的老母親,我七舅老爺家的三外甥女!

    鴿子居然和我同住一屋!

    這仇結定了!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