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國民男神他又綠了 > 正文 009 我也只是妹妹

正文 009 我也只是妹妹

    要不是再三確定這里真是她的家……

    楚琬差點兒就撥通了妖妖靈。

    樓下大變樣了。

    她面帶疑惑地用兩個指頭拈起蓋在沙發抱枕上的一塊粉色布料。

    還是一塊有著蕾絲邊的粉色布料。

    “哎哎哎,你手往哪里摸呢!”

    熟悉的聲音。

    映入眼簾的還有熟悉的蘭花指。

    楚琬放下了柔軟的蕾絲邊。

    “真是,到處摸,摸壞了你賠嗎?”

    剛從浴室出來的楊陽洋穿著寬松的上衣,他是偏瘦削的那一款,寬大且長的棉質T恤在他身上掛著,如同穿著直筒連衣裙。

    好大一只娘娘腔。

    楚琬微抬下頜:“我也付了租金,我有權使用公共地段的任一物品,懂?任一!”

    楊陽洋的指尖快要戳她的臉蛋兒了。

    楚琬往前走了一步,任由他的手指點到了她的臉上。

    再伸出手,三個指頭捏住了楊陽洋的食指。

    一扭,一折。

    楊陽洋倒吸一口涼氣:“你你你!”

    “我我我,怎么,還結巴?”

    “你你你!”

    “你你你要唱歌嗎?”

    楊陽洋的腦門上好似緩緩地浮起了一個偌大的問號:“嗯?”

    楚琬:“我們一起學你叫,一起嗷嗷嗷嗷,沒發育完的大腦,見面都不會問好!

    楊陽洋很想問問這女人是怎么面不改色地說了這么長一段話,他差一點兒就唱出聲了。

    楚琬:“是不是很想唱?”

    楊陽洋:“……”

    楚琬打著哈欠:“娘娘腔!

    在踏上樓梯的那一瞬,她猛地一回頭,補上一句:“物似主人形!

    楊陽洋一時沒領會到楚琬這話的意思。

    只聽見楚琬房門一開,一關的聲響。

    很輕,很輕。

    靠在房間門上的阮之寧輕咳一聲。

    楊陽洋突然扭頭,堆笑,諂媚道:“嘿,我親愛的boss。是哪陣風把您給刮回來了?我這還沒完全over呢!

    “羊咩咩,你的約會泡湯了,這么早就回?”

    楊陽洋:“哎呀呀,老板您說笑了,我只是去送送我表妹。這不,下雨天嘛,不放心一個女孩子自己回家!

    “我想起一首老歌!

    沒頭沒腦的一句,讓楊陽洋腆著臉問出了口:“老板,哪首歌?要不,我給您打開音響,助助興?”

    阮之寧:“是否每一位你身邊的女子,最后都成為你的妹妹……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啊,我的哥哥你心里頭愛的是誰,猜不透摸不著誒,我也只是妹妹!

    隨口唱了兩句的阮之寧依舊是淡定如初。

    但楊陽洋卻不敢再往馬屁股上拍了。

    作為一個合格的助理,他深知每當阮之寧開始自嘲,就說明接下來會掀起一陣血雨腥風。

    阮之寧抬手,擰上了楊陽洋的鼻頭,嫌棄地往他肩膀上擦了擦。

    “你知道那句‘物似主人形’是什么意思嗎?”

    楊陽洋把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

    阮之寧看一眼空無一人的木質樓梯:“她說你娘娘腔,我是你的boss。這一句話把兩人都罵了,并且還罵你不是人!

    霎時火大的楊陽洋爆出了一句:“我特么!”

    大有提刀殺上二樓的沖動。

    阮之寧語重心長地說:“希望下一場惡戰,你能為我,不,為你自己……你應該能理解不蒸饅頭爭口氣吧?”

    “……”

    怎么能這么不信任隊友呢?

    他還想著2V1呢,怎么能把他一個人推出去擋槍子!

    寶寶心里苦,但寶寶要說。

    楊陽洋正欲開口。

    阮之寧像是有所感應,豎起了手掌擋在他的眼前:“我怕你大腦如她所說,到那時候我又得躺槍!

    楊陽洋認真地回想了一下楚琬的話。

    沒發育完的……

    大腦。

    楊陽洋捏緊了拳,他要這女人好看!

    阮之寧嘆口氣,往自己的房間走。

    楊陽洋知道現在勸阻為時已晚,他在心底默數十個數。

    如他所料,阮之寧重新回到了客廳。

    “來,咩咩,我們聊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

    楚琬坐在書桌前。

    桌上一盞臺燈,兩本攤開的書。

    一本是專業書。

    一本是——歸寧的新書《辭別》。

    她適才拆了塑封,匆匆翻了幾頁。不得不說,這娘娘腔的文字還挺美。

    難怪那些女孩子們為之瘋狂。

    她轉念一想,當時怎么就腦子一熱把歸寧后援會寄來的書送去廢品收購站了!

    明明可以掛到咸魚寶寶app上賺一小筆嘛。

    腦子里響起了一個聲音。

    系統:【書,不重要。我,才重要。仙仙,這是你第五百八十四次回憶我們的相遇,原來我們真的那么甜,那么有愛。我……】

    楚琬拿起筆,戳在了手邊的草稿紙上。

    楚琬截住了它的話: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系統:【但是你不穿內衣,別人就會以為你是男扮女裝!

    楚琬:……

    頭一遭被嗆到無言。

    還是被一個爛系統!

    楚琬:你這是哪里學來的騷話?

    系統沾沾自喜:【這本書第一百七十一頁上有這句話。我可真是一個好學的系統!

    楚琬:……

    她決定把這仇記到歸寧的頭上。

    死娘娘腔。

    她收回剛才的話,這寫的什么破文!

    **

    半夜,她被樓下的動靜吵醒了。

    看了看墻上掛的時鐘——02:38!

    意味著,復習到一點整才睡下的她只睡了一個半小時!

    她抓了抓亂蓬蓬的頭發。

    手在觸到門把手的那一剎,她收回了手。

    她想起了系統念的那句話。

    穿上內衣,整理好衣著,她輕手輕腳地下了樓。

    在看到一片狼藉的廚房之后,她覺得老天爺真是和她開了一個莫大的玩笑。

    什么叫“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這不就是嗎?!

    她吸溜著碗里的面,另一只手拿著兩雙筷子,敲著裝滿了面條的鐵盆兒。

    就差戴墨鏡蹺二郎腿了。

    她含糊不清地說:“素面一百,加蛋兩百!

    楊陽洋:“你的心咋這么黑呢?!”

    楚琬:“愛吃吃,不吃滾!

    兩張紅彤彤的毛爺爺到了她的碗邊。

    阮之寧:“加蛋!

    楊陽洋內心是崩潰的,boss這么快就對這歹毒的女人屈服了,天哪,以后的日子怎么過啊。

    世間萬事萬物都逃不過哲學家王大師的“真香”定律。

    比如楊陽洋忍住瘋狂分泌的唾沫,恭恭敬敬地捧上了兩張紅票子:“楚哥,我也要!

    盡管在喝干最后一口面湯后,一切又變了……

    【——記仇日記——】天氣:透心涼

    我吃了有生以來最貴的一碗面——兩百塊!

    我這個人脾氣是相當的好啊,通常不生氣的,但是一旦有人觸碰到了我的底線的話。。。!

    那我會降低底線。

    仇,還是要記的。

    等我吃完最后一口。

    嗝er~

    這仇結定了!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