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正文 第兩千兩百六十章 事畢

正文 第兩千兩百六十章 事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http://www..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p>

    回到春城,千面狐吃了藥就睡下了。

    葉秀看著一臉擔心的清舒說道:“大人,趙娘子身體有些虛弱并無大礙,休息幾日就能好!

    “可剛才她看起來那般虛弱,走路都要人扶!

    葉秀嗯了一聲說道:“是被喂了藥,不過吃過我開的藥很快就能好,也不會留下后遺癥!

    “幸好沒給他們喂毒!

    除了千面狐,梁君跟其他幾個被抓的都受了傷。不過因為隔得有些距離所以受的傷比較輕,不像苗云蘭都給去掉了半條命。

    葉秀笑著說道:“大人,毒藥也是需要花費很大功夫煉制的。他們都被控制了沒必要浪費這些好東西!

    清舒眉眼跳了跳,毒藥竟然說成是好東西,真不愧是尹佳慧的弟子。

    葉秀試探性地問道:“大人,若是我們身上也能攜帶兩個霹靂彈,碰到危險也有個報名的手段了!

    這意思是,希望清舒能給飛魚衛也弄一批。

    清舒搖頭說道:“我可以給你弄一些,但供應飛魚衛暫時還不能!

    葉秀有些失望,問道:“量很少嗎?”

    清舒點頭道:“很少,我這些還是郁歡給弄來的!

    當然,也是經過葉曉宇同意的,不然她也不可能將東西帶出制造部。有這樣一個時時想著自己的好學生,清舒甚感欣慰。

    葉秀有些著急地問道:“什么時候能量產?”

    以后出任務隨身攜帶幾個霹靂彈,碰到危險有這玩意能保命。

    這個清舒就不清楚了。主要是這些火器的造價太高,大批量地實用朝廷根本無法承擔這樣高昂的費用。

    葉秀有些惋惜。

    當日傍晚李書辛找了過來,見到清舒拱手后告訴了她一個壞消息:“林大人,苗云蘭死了!

    “怎么死的?”

    “傷勢過重而亡。不過她身邊的一個心腹招供了,說司邵的第五房小妾是她們的人。司邵被抓了把柄后又被他們下了毒,為了活命聽令于他們!

    清舒看著他說道:“你什么時候知道司邵有問題的?”

    李書辛也沒隱瞞,說道:“我行蹤屢次泄露就懷疑身邊有人背叛了,后來查到是衛所的人買通了我一個護衛,當時不知道具體是誰。后來經過一番查探才知道是司邵被苗云蘭抓了把柄。不過為免打草驚蛇我假裝不知道,想等你來了再告訴我!

    只是讓李書辛沒想到的是,清舒到了春城既不去衛所也不來找他,更沒有去見巡撫。李書辛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只能靜觀其變,可等了幾天也沒見她有什么動作只好自己安排了那一出。

    清舒點點頭道:“還有誰也被威脅了?”

    聽到這話,李書辛嘆了口氣說道:“臨州從傷到下面的官員幾乎都被他籠絡了,就是春城的同知與通判也被她拉攏了。還好劉巡撫與平知府不好女色,不然云南真要出大亂子了!

    清舒看了他一眼,說道:“軍中呢?”

    “我后來知道這女人喜歡用美色拉人下水,所以我手下的中高層將領并不敢納不知根底的女人為妾!

    李書辛自己這幾年沒有納妾,而且屢次告誡心腹行事要謹慎,萬一著了算計就萬劫不復了。

    清舒很是不屑道:“用這種下等伎倆就想推翻朝廷的通知,真是可笑。你們也是無能,抓了六年都沒將人抓住,要是早點將她抓住也不會死這么多人了!

    云南這幾年時不時地叛亂,易安在清舒面前都罵了好多回?擅缭铺m抓不到,官府也不可能大張旗鼓將她給公布出來,不然只能顯得太無能了。清舒知道云南有一伙反朝廷的勢力,但云南的事一向是段統領親自管,所以具體的她也不清楚。

    被罵無能,李書辛心頭也窩火:“對方太狡詐了,而且又有官員為她通風報信,我們這邊但凡有風吹草動她都能得了消息。這次也是她輕敵以為夫人好對付,不然還是抓不住的!

    那時候清舒就是甕中之鱉,對方也就有些放松了。不然就苗云蘭那狡詐多疑的性子,怎么可能會上鉤。

    不可否認苗云蘭確實很狡詐,不然也不會有那么多的官員栽在她手中。清舒說道:“你什么時候回春城?”

    “我得將苗云蘭的老巢端了再回去!

    清舒嗯了一聲道:“我與你一起回去!

    花了五日功夫,李書辛不僅將苗云蘭的同黨一網打盡,還將臨州的大半的官員都抓了;厝サ臅r候,囚車都有二十多輛。

    清舒與千面狐一輛馬車。

    躺在馬車上,千面狐說道:“夫人,你不該冒險的。我無牽無掛沒了就沒了,可你不一樣,你若沒了老爺跟兩個孩子怎么辦?”

    清舒臉色一變,然后強笑道:“我這不沒事嘛!”

    看她的神色,千面狐繼續說道:“老爺知道這事,怕是會很生氣!

    “沒事,他以前接了危險的差事也不告訴我,也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他要生氣我不搭理就是!

    千面狐臉上浮現吃一抹笑意。以老爺對夫人的愛重,夫人不理他保準兩天就服軟了。

    見她還要再說,清舒搖頭說道:“好了,別多想了,好好養身體。早些將身體養好我們早些回京城!

    等將衛所的事解決了她就要回京,離家這么久怪想念倆娃的。

    回到春城,清舒就將衛所清洗了一遍。凡是司邵信任倚重的全部都關起來審訊,被他邊緣或者刻意打壓的提起來用。

    就在衛所的事解決得差不多,段博揚到了。

    清舒看到他很是意外,問道:“統領大人,桐城的事解決了嗎?”

    段博揚點頭說道:“都解決了。林大人,這次能成功將苗云蘭以及她的同黨都清剿你當居首功!

    “也是對方輕敵,不然沒那么容易抓住她!鼻迨嬲f道:“大人,苗云蘭跟她的同黨意圖顛覆朝廷的統治罪該萬死,不過希望朝廷能網開一面赦免那些不知情的老人以及孩子!

    段博揚沒說話。

    清舒這般說并不是她圣母,而是有她的考慮:“我們殺的夷人越多,他們就會憎恨我們,然后會跟苗云蘭一樣都想擺放的管制。朝廷只有懷柔,安撫住了他們云南才能真正的太平下來!

    段博揚沉默了下說道:“我會將你的話寫進折子呈請給皇上看!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